却把“神秘”做民宿——扶贫笔记35

一条路上寂静无人,午后的阳光从树叶间洒下来。

来滦平开展帮扶工作的人堵在了高速公路上,我们从村子里往高速口赶,经过这里的时候,汽车爆胎了。

沿着这条路是两排笔直的钻天杨,“杨排”外是茂密的树丛和小山。路旁孤零零地站着一所房子,房子“张着嘴”看着我们:房子已经没有人住了,门板歪倒在一边,窗户都是破洞,窗格还在,窗户纸基本已经都消失了,只有几块儿残存的纸条在风吹过的时候,发出呜呜的声响。

院子竟然有一半种着菜,一半是荒草。菜的长势还非常好,难道还有人在打理。院墙已经塌出了一个缺口,人们正是从这个缺口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形。院外的一小块儿坡地上竟然也被清理了出来,种上了玉米和白菜,一阵风过,玉米叶配合着上空钻天杨树叶的沙沙声,密密地絮语着,彷佛在交头接耳着什么秘密似的。

同行的人,说要看看屋子里还有什么家当没有,看看有没有人常回来,便进了缺口。一会儿,他跑出来说,没看清楚,因为觉得有些瘆人,感觉像聊斋里的场景一样。我边笑边琢磨,我来滦平后,很多次看到这样的空房子了,不同的空房子有它空出来的原因。

有的空房子是举家搬到城里了,有的是危房改造后搬走还没来得及拆的,有的是常年打工在外的,有的是屋主已经不在人世了。眼前这所房子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为什么房子看着很结实,门窗却废弃了许久,而院子里还有人种菜?

记得刚来打车,碰到一个司机,说他自己最喜欢去人烟稀少的废弃的地方游玩,尤其是废弃的老房子,有时候他甚至带上睡袋去里面住一晚上!几年前,各地都曾流行过这样的探秘行为,比如北京的京城81号。这样的具有旅游性质的探秘行为大概因为几个原因,一是神秘感,房屋破旧,传说在废弃的墙角里徘徊,恐怖文化的元素跳出来在院子里荒草间、月光下、旧的布娃娃身上跳跃……,这样的感觉给人以好奇和刺激;二是变迁感,时代的变化,新旧的对比,会让人“忆苦思甜”,看到过去的苦,体验今天的甜,让人更热爱自己眼下的生活;三是美感,美是多样的、多彩的,沧桑、荒渺有时候也可以给人以美感。

但是依靠这些是无法打造规模化旅游的,它的小众性比较强,不能促发旅游业,对产业脱贫和乡村振兴的发展不会有太大贡献。

不过,要是利用空房搞民宿呢?恐怕是一条可行之路。我在很多村子看到的空房,它们的梁柱、院墙等基本结构都非常好,可改造性很强,加上其本身具有乡土气息和神秘气息,在民宿文化上做一些文章是可以的。(图/文 杨一枫)

(作者简介:杨一枫,人民日报主任编辑,海外版总编室副主任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现在河北省滦平县挂职任县委常委、副县长。)

返回顶部